Xue

“向死之角”

C

对自己失望。 
再来。

2017.9.26

为什么这么喜欢亡念这部动画啊? 
 
昨天一边跑步一边没由头地困惑起来。 
 
过了这么久才发觉, 
 
我是太羡慕那艘飞船了, 
 
高高地漂浮在云端, 
 
都不用理会地面发生了什么。 
 
难怪从飞船落地的那集开始, 
 
我就忍不住紧张: 
 
“完了,完了!” 
 
别在陆地待太久啊船长!

安米先生:

人类所有的问题,都源自没法一个人安静的坐在屋里。
——《将来的事》

Samantha


20170420

晚上和师妹一起吃饭。
等餐的时候,师妹一边和我聊天,
一边顺手把潇潇给的巧克力撇成好几块,
再铺在小包装纸上拿起来吃。
实在觉得,
女孩儿的这些小动作可爱的很啊。

20170420

我发现,
自我才是我最强大的盟友!
当我摸索着向它靠近时,
敌人都变成了人。

20170419
被人看见和夸赞,
哪会是它存在的意义。
它绽放,
只因它是最纯净而热烈的生命。

BBC: The Making of Me

  同志明星John Barrowman通过参与一系列测试,探究自己的性取向到底是天生的还是一种选择。

John是否是男同?

测试一:通过“阴茎体积变化描记器“记录John在观看男性与女性画面时阴茎的体积变化(性兴奋情况)。

测试二:运用fMRI(功能核磁共振)监测John在观看男性/女性暴露性图片时,大脑血流活动。(xue:视频只提到John对裸体男性的性反应明显高于女同志对裸体男性的反应)

  以上两项测试都表明John对男性性反应更加强烈。(xue:即从性反应的角度可判断他是男同)

John的性取向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的?

  John...

先完成再完善

是常态

2017.2.28
从寒假开始死想实验设计

到开学做实验、协助修改申报书

好像始终都没有个喘息的机会

计划着等到哪天把手头的这些事情弄完了一定要拿出一天来看电视打游戏睡死


可是现在我又开始怀疑了

怀疑幻想中这样悠闲娱乐的一天

到底有多值得期待

就算真的愉快过天也总还要回归忙碌的

为了这么一天付诸如此多的期待、等待

才觉得可惜了现在的时光

我想要不就不等更好的某天了

走在路上

抵达了也就结束了

不等咯不等咯


这种刺猬
连谁曾待我好都可带来伤势

2017.02.11

之前写文章稍微扫了一下的变量
变成了新研究的主要变量
平常的积累真的太重要了
新学期还要踏踏实实地看文献📃
愿实验顺利,数据满意(押韵了!),文章一投就中!
└@(・ェ・)@┐

大家都是局外人
越长大就越不感到意外

也只有在父母面前

才敢这般任性

到底还只是个不成熟的孩子


放下放下

2017.1.16

假文大专结婚了!!

和小岩同学深夜从武汉出发到信阳第二天深夜又再赶回武汉

累死累死

不过和本科的几位同学也得以一聚

实在值得

婚礼上大家拽着我去拿绣球

硬是没好意思上去

这东西给我倒像包袱

不如留给那些充满期待的人儿呗


我好爱夹缝里的这点光亮,也好爱光亮背后的大片黑暗。我好幸福,我是宇宙的孩子,也是宇宙本身!

灵魂伴侣是个糟糕的观念

《霍乱时期的爱情》

  • 她本来以为,丈夫敬重赫雷米亚·德圣阿莫尔,并非因为他之前是个怎样的人,而是因为他除了一个流亡者的背包以外身无别物地来到这里之后的所作所为,于是她不明白,为何这个人迟迟曝光的身份会让丈夫如此沮丧。

  • 在两人感情最好的时期,弗洛伦蒂诺·阿里萨曾问自己,究竟哪一种状态是爱情,是床上的颠鸾倒凤,还是星期日下午的平静。

  • 在此之前,一直支撑他的是一个假象,那就是世界在变,习惯在变,风尚在变:一切都在变,唯独她不会变。但那个晚上,他第一次头脑清醒地看见生活如何在费尔明娜·达萨身上留下痕迹,又如何在他自己身上留下痕迹,而他却除了等待之外什么都没有做。...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 石头很可能也是生命,只是形式不一样。我们总是想:生命有眼睛,有鼻子、胳膊腿,其实石头是另一种生命。

  • 在石头看来,我们就算原地站一辈子,它们也看不到我们,太短了!

  • 石头那漫长的生命,在人类看来,几乎没有尽头。

  • 到底是信仰自己的心,还是在迷信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真正的信仰是不会动摇的,哪怕没有神都不能影响自己的坚定,这才是信仰。真正的信仰,能包容所有的方式,能容纳所有的形式。只有迷信的人才打来打去呢,整天互相叫嚣:你是错的我才是对的,你是邪道我是正途。这是迷信,不是信仰。

  • 也许人就是这么讨厌的动物吧?想尽办法想知道结果,但是从来不想是否能承受这个结果。

  • 精神,依托于物质而...

大方子和丁丁闹小别扭
靠给我整理桌面来平复心情

桌面难得这么整洁

小学的时候

放学一个人在家

闲来无事发神经打开雨伞从桌上往地上跳

当时是想体验跳伞的感觉来的

跳着跳着就把桌子给跳断了

有点懵啊没想到桌子同学这么脆弱

正巧听到外婆上楼的脚步声

突然调皮鬼附体想要躲起来假装家里来了强盗吓吓外婆

然后就把家门打开一个人躲到楼上期待着外婆的反应


外婆的反应啊

现在已经不记得了

反正那次爸爸并没有怪我什么  还好还好

现在外婆年纪好大了

再不敢吓她了


那就麻烦了

嫉妒、憧憬、窒息、快感

寻到这样精致的噩梦

就像把骨头错开来饶痒痒

既刺激又害怕

莫非不在此处


室友是名为“英雄的旅程”的魔法使

!!!

下一页
©X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