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e

《天才在左 疯子在右》

  • 石头很可能也是生命,只是形式不一样。我们总是想:生命有眼睛,有鼻子、胳膊腿,其实石头是另一种生命。

  • 在石头看来,我们就算原地站一辈子,它们也看不到我们,太短了!

  • 石头那漫长的生命,在人类看来,几乎没有尽头。

  • 到底是信仰自己的心,还是在迷信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真正的信仰是不会动摇的,哪怕没有神都不能影响自己的坚定,这才是信仰。真正的信仰,能包容所有的方式,能容纳所有的形式。只有迷信的人才打来打去呢,整天互相叫嚣:你是错的我才是对的,你是邪道我是正途。这是迷信,不是信仰。

  • 也许人就是这么讨厌的动物吧?想尽办法想知道结果,但是从来不想是否能承受这个结果。

  • 精神,依托于物质而存在于物质世界,但是并不同于物质,也不属于物质世界。精神,就是那大块果冻里的微小的气泡。

    太多有趣的想法。若说他们是被自己的“病”所欺骗,我倒怀疑我们这些“正常人"是否生来就被印刻在脑中的“规律”所欺骗着呢。好在这些观念是不是真实还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所处的世界原来可以从这么不同的角度去看待。

    印象最深的案例有两个。一个是他经常做自己一人孤独活在遥远星球的梦,虽不能完全体会,但隐隐感受那种恐惧和绝望就已觉得害怕。想到《直视骄阳》里说过人的孤独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人际之间的孤独,一种是存在的孤独。人际的孤独就已经够折磨了,而存在的孤独还要更加痛苦地意识到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一个只有自己才能完全理解的世界里,他人永远不得而入,如果形象的描述这种孤独,是不是就像他反复在做的那个梦一样?

    还有一个人记得自己的每一个“前世”,他记得每一世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家人、朋友,也记得每一世他们的离开与死亡。我不相信来世之说,但我开始思考人与人的联结到底有多重要呢?大概父母这样的存在也不过是时空下的一种偶然,我们可以称之为“缘分”,但说到底不也只是概率的结果吗?还有来世也好,只有今生也好,我最多只有我自己。

    丁丁说“如果有天你突然发现内心的幻想与期待其实是你自己,你会哭死的,哭几天都不够。”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X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