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e

《霍乱时期的爱情》

  • 她本来以为,丈夫敬重赫雷米亚·德圣阿莫尔,并非因为他之前是个怎样的人,而是因为他除了一个流亡者的背包以外身无别物地来到这里之后的所作所为,于是她不明白,为何这个人迟迟曝光的身份会让丈夫如此沮丧。

  • 在两人感情最好的时期,弗洛伦蒂诺·阿里萨曾问自己,究竟哪一种状态是爱情,是床上的颠鸾倒凤,还是星期日下午的平静。

  • 在此之前,一直支撑他的是一个假象,那就是世界在变,习惯在变,风尚在变:一切都在变,唯独她不会变。但那个晚上,他第一次头脑清醒地看见生活如何在费尔明娜·达萨身上留下痕迹,又如何在他自己身上留下痕迹,而他却除了等待之外什么都没有做。

  • 自己又一次成为自己意愿的主人,当初,为了换取一种安全感,她们不仅放弃了自己家庭的姓氏,甚至放弃了自我,可那种安全感不过是她们做姑娘时许多幻想中的一个罢了。

  • 无论正在做什么,她都可能会中途停下来,拍拍自己的额头,因为突然想起有什么事忘记告诉他了。她的脑子里每时每刻都会涌现出无数个日常问题,只有他才能回答。

  • 他曾经说过一件令她匪夷所思的事情:截肢后,患者仍能感受到已不存在的那条腿上的疼痛、痉挛和搔痒。这正如她失去他以后的感受,虽然他已经不在了,她却仍觉得他就在那里。

  • “一个世纪前,人们毁掉了我和这个可怜男人的生活,因为我们太年轻;现在,他们又想在我们身上故伎重施,因为我们太老了。”

  • 在离他当初看见罗萨尔芭上船的地方不远处,他在梦中见到了她。她在独自旅行,还穿着那身上世纪蒙波斯的衣服。但这一次是她,而不是那个婴儿,在那只挂在廊檐下的柳条鸟笼里午睡。这是一个既令人费解又十分有趣的梦,整个下午,他都一边和船长及两名旅客朋友玩多米诺骨牌,一边回味着这个梦。

    看完全书后,又特意重新看了一遍第一章,想再看看末尾时光里费尔明娜与乌尔比诺医生相处的状态,爱情到最后果然都活在了细枝末节里,两人最大的一次争吵竟然也只是因为肥皂。

    爱情不是永恒的,甚至不是长久的。或者说长久的并不是爱情。弗洛伦蒂诺对费尔明娜的爱与其说是痴情,是真爱,我倒担心他爱的是幻觉,是陷入爱情的自己。熬了几十年,终于等到情敌的死亡,也终于和他从年轻时就渴望的女子待在一起了,这是爱情,但仍怕不得长久。心想,黄昏恋的一个美好之处在于,没有更久的时间证伪爱情的诚意。

    弗洛伦蒂诺的一个情人说上半身和下半身的欲望都是爱,但他分明觉得肉体之爱与精神之爱是独立的,就像他写的,“不忠诚,但不背信弃义”。所以他可以对很多人产生爱欲,但因为那不是灵魂之爱,便可以很轻易地将他们抛弃,就像他在得知阿梅里加自杀后轻而易举地就将她放下一般。看吧,爱是脱离道德的,不然如何忍受它将人变得这么恶毒。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X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