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e

BBC: The Making of Me

  同志明星John Barrowman通过参与一系列测试,探究自己的性取向到底是天生的还是一种选择。

John是否是男同?

测试一:通过“阴茎体积变化描记器“记录John在观看男性与女性画面时阴茎的体积变化(性兴奋情况)。

测试二:运用fMRI(功能核磁共振)监测John在观看男性/女性暴露性图片时,大脑血流活动。(xue:视频只提到John对裸体男性的性反应明显高于女同志对裸体男性的反应)

  以上两项测试都表明John对男性性反应更加强烈。(xue:即从性反应的角度可判断他是男同)

John的性取向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的?

  John拜访了一位研究儿童早期行为的专家Garol Frege博士。Garol博士通过观看童年家庭录像研究儿童的早期行为,他的研究发现,儿童在童年早期的性别表现与其生理性别不符时,更可能是同志(75%的概率,甚至更高)。

  由于儿童早期的行为就可能受到外部环境(如父母教养方式等)的影响。因此,John又拜访了一对双胞胎男孩(xue:未说是同卵双胞胎还是异卵双胞胎)和他们的母亲。一个男孩喜欢的玩具多为飞机、车等,另一个男孩更喜欢毛绒玩偶、芭比娃娃,且在他两岁开始说话的时候就表达”自己是女孩“(xue:这些不足以说明他们的性取向)。一般来说,双胞胎出生后成长的外部环境是一致的,如果是同卵双胞胎,则他们的基因也应是一样的;如果是异卵双胞胎,则他们的基因存在差异。

测试三:认知测试。通过一系列认知测验,考察John的空间想象能力、词汇能力等。Romen博士认为,(异性恋)男女在进行这些认知测验的时候,会出现性别差异,而很多研究表明男同志在这些测验的表现与异性恋女性很相似,John的表现也再次证实了这些结果。即他的大脑思维模式与异性恋女性更为相似。Romen博士提到,这些认知能力都是基于大脑组织的发育,而这种发育(xue:视频中提到的是大脑功能对称性)在女性怀孕中期阶段便得以形成,因此性取向可能是在婴儿出生前就已形成。(那么性取向是否受到母体环境的影响呢?之后会提及。)

测试四:基因比较。Bockland博士认为”同志基因“可能存在于母亲的X染色体上。Bockland博士比较了John和他的母亲、异性恋哥哥的X染色体上的基因,结果未发现差异。

测试五:睾丸激素(实际上是手指长度差异)。有研究认为是除基因以外的其他生物因素在影响性取向的形成,例如母亲子宫内睾丸激素就可能会对婴儿性取向的形成有影响。麻烦的是,倘若要直接对此进行研究可能必须通过纵向研究的方法。好在研究者发现人们手指的长短会受到子宫内睾丸激素的影响(大多数男性的无名指长于食指,而女性两指长度基本相当。xue:好奇,长多少叫长,长多少叫相当?),也许可以通过手指的长短来间接反映母亲子宫内睾丸激素与婴儿性取向的关系。Richard对2000多人进行了调查,发现60%的男同有“女性化”的手指。但是John的无名指明显长于食指,并不是所谓的“女性化”的手指。

  此外,免疫学认为,当一个女性怀了一个男婴后,她的免疫系统可能发生变化,这可能会对之后再怀上的男婴产生影响。有人认为每多一个亲哥哥,你是男同志的概率就会增加30%。John有一个哥哥,且母亲曾因为流产失去过一名男婴,因此,在怀上John之前,他的母亲实际上已经怀过两个男婴。(xue:特地跟老妈打电话问她之前有没有流产过,蓝额。。。并没有==  另外我在想,对中国这样曾经一度实行独生子女政策的国家,排除流产等因素,大多数家庭都只有一个小孩,如果真的如免疫学解释的这般,那么中国在这个时期的男同数量应该是减少的,事实是否如此呢?不知道。国内研究者于2015年发表在《Th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上的一篇研究表明,中国人的性倾向与哥哥的数量无关。)

标签: 性与性别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Xu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