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e

  • 无论一个病人的体验是多么残忍、野蛮、受禁忌,或是令人觉得陌生,如果你愿意进入自己内心黑暗的那部分,你一定可以在自己心里找到类似之处。

  • “我是个人,别人和我没什么不一样。”—— 特伦斯

唯物主义者会认为,死后我们的DNA、有机的分子,甚至我的碳原子都会分解到宇宙之中,直到形成其他新的生命形式。

但亲密关系真的是无价的么?你也许会问。毕竟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地来到这个世界上,而后孤独地离开;既然如此,亲蜜关系的最终价值到底是什么呢?每次我想到这个问题。都会回忆起一位即将离世的女士在治疗团体中所说的话:“就好像在一个漆黑的夜晚,我独自一人乘坐着小船飘荡在港湾里。我看见很多其他船只的灯光。我知道我没法到他们那里去,也没法加入他们,但是看到这些灯光在海湾里跃动是多么令人安慰啊!

他常说:“如果你让他们(病人)来教导你关于他们的生活和兴趣的知识,你和你的病人就双赢了。你不但会被病人启发,而且最终会得到你想要了解的关于他们症状的一切。”

实际上,想要过上真正有价值的生活,对他人充满悲悯,对周围的一切心怀挚爱,唯一的途径正是去觉知,觉知当下所经历的一切都会消逝

  • 当我活着的时候,无所谓死亡;当我死去的时候,我已经不存在了。

  • 我们并不知道死亡什么时候会发生,因为死亡和“我”永远不会同时存在。

每个人死后在分子水平上又将重新成为自然的一部分,为未来的世界添砖加瓦。

“摇篮在深渊上晃动。常识告诉我,我们的存在只是一束短暂的光亮,夹在两方永恒的黑暗之间。这两头的黑暗其实并无差别。但人们能平静地接受出生前的黑暗,却不愿(数着每小时4500次的心跳)面对那日益临近的另一头。”...


©Xue | Powered by LOFTER